最近不知道为什么特别留意村上春树的书,也许这时候的我正好适合阅读他的书吧!

在人生里的每个阶段都有每个阶段适合看的书,时候到了你就会拿起看了觉得舒服的书。

如果被强迫去看某些不想看的书,或被强行夺走手上正在看的书,只会让人产生反感。

没有什么书是不对的,只是时间点的问题。

应该看什么书,只有你自己知道。

而此刻,我想阅读村上春树。

我并不是一开始就决定买旅行散文典藏套书,原本是想看村上春树睽違十年新作《你说,寮国到底有什么?》。

至于为什么会被这本书吸引了目光呢,也许是因为这一段内容简介……

“寮國到底有什麼﹖寮國只有寮國才有的東西,你的人生也只有你人生才會有的樣子。旅行雖會有疲倦、有失望,但一定也會有什麼!”

所以,我想知道村上春树的书里有什么。

______________

套书摆放在书店非常显眼的地方,所以我很快就找到了。

书店只进了一套,所以我就站在套书旁一边翻看手上的《你说,寮国到底有什么?》一边想着该不该直接买套书。

心想… 一次把八本书带回家,我会看吗?会不会看了两本就不看了?嗯… 可是我也不是每次买书都一口气看完的啊!

OK,是Timing的问题。时间到了就会看。:P

拿起手机,开始上网查看套书里每一本的简介,试图寻找非买不可的理由。

这举动似乎有些多此一举,当我试图寻找非买不可的理由时,这就是最好的理由。

把书带回家后,第一本想看的就是《如果我们的语言是威士忌》。

“如果我们的语言是威士忌,当然,就不必这么辛苦了。

我只要默默伸出酒杯,你只要接过去安静地送进喉咙里去,只要这样应该就成了。”

______________

随套书附赠一个帆布收纳袋,很喜欢那上面的一句话:

不确定为什么要去,正是出发的理由。

就像不确定为什么要看这本书,正是翻开一本书的理由。

一直以来对我而言“村上春树”就是文学界的名牌,虽然在今天之前我没有看过他的书,但是我却无法不知道他的名字。

直到今天我才开始看第一本村上春树的书,我暂时跳过了他以往写的所有小说,会对这本书产生兴趣是因为这本书等于是他的生活自述,我喜欢看别人的生活故事,更何况这还是个作家的生活故事,书里他也分享了自己如何写小说,我觉得这一本书应该是所有喜欢写作的人都会想看的书。

从以前开始看小说时,我从来没有跳过“作者自序”这一个部份。因为作者通常会在这一篇分享自己的一些创作过程,就算不是写很多,但也满足了我对于作家这个职业的好奇心。

把书带回家之后读了第一回,其中一段这样写:

小时候,我读过一本关于两个男人攀登富士山的故事。两人都不曾看过富士山。头脑聪明的人只从富士山的几个角度看过,便知道“啊,富士山原来是这个样子。原来如此,这个地方实在真美丽”。于是就回去了。非常有效率。真快。然而头脑不太好的男人,却无法那样简单的理解富士山,就一个人留下来,实际以自己的双脚试着一步步攀登到山顶。这样做既花时间,也费工夫。相当消耗体力,走得筋疲力尽。最后终于心想“哦,原来这就是富士山”。与其说是理解,不如说总算信服了。

小说家这种族类说起来算是(至少大半是)属于后者……

虽然我不是小说家,但是有写部落格的人应该也能体会写一篇文章有时候是相当耗时的,在写的过程中你会不停的修改直到自己觉得满意为止,就算是很累你还是得去做,如果不是真正喜欢做这件事的人应该很难坚持下去,写作就是一个人玩的游戏,你可以自己决定怎么玩,这也是写作的乐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