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写信这件事

关于写信这件事

我最后一次认真的写封信应该是十七岁之前的事。前年的某一天我无意中在网上遇到了一位收集邮票的人,他问我是否可以寄一些新加坡的邮票给他,已经很多年不曾寄信给人的我爽快答应了,因为我很想再次体验一下那种寄些什么东西给人的感觉。虽然只是将一些邮票放入信封里寄出去,但这个过程让我想起许多以前写信和收信的回忆。

以前交过的笔友都非常有创意,有时会收到亲自设计的信封或信纸,可以看出那些都是花了许多时间和心思的。印像最深刻的是一位来自香港的笔友,因为每次收到她的来信都会很惊喜,她会将文字写在几张不同风格的信纸里,读着她的来信的同时可以欣赏那些漂亮的信纸,偶尔她还会放入一张漂亮的小卡片。我记得我们一直用这种方式写信,一直到大家开始工作,忙碌的生活减少了信件来往,我也慢慢的失去对写信的热忱,甚至在整理东西的时候将所有收集的信件清理掉,其实过后有点后悔,只是消失的东西再也找不回来了,留下的只有脑海里的回忆。偶尔会想起那位叫Yuki的香港笔友,不知道她现在过得如何…

中学时期我迷上了言情小说,曾经写过一封信给某位台湾作家,没想到她真的回信了,虽然那封信是用电脑设计和打印出来的,但我还是非常开心,是作家耶!!! 当然这封信现在也不在了。我只要清理东西时就会非常彻底,所有当时不需要的东西都会丢光,似乎觉得只要丢掉一切就可以抹去某段记忆重新开始。如果现在的我可以回去对以前的自己说一句话,我会想说”你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吗,敢把我珍贵的信都丢掉!!!!!”

现在的人因为有了电子邮件,已经没有人会愿意用那种传统的方式一笔一划的写信给人了,而且现在许多人也少了等待的耐性,有了几秒钟就可以收到email的方式,谁又愿意等几天或几个星期呢?!只有那些真正觉得手写信件有价值的人才愿意等。感觉那个时候的世界也比较单纯,现在应该很少有人敢那样直接公开自己的地址了吧。虽然还是有人喜欢用这种方式交朋友,只是已不像以前那种单纯顺其自然方式了,现在交笔友就像面试一样,要再三确认对方的背景和是否认真才开始写信,甚至看到有人设定一次必须写几张信纸,或者一个月要写几次,也有些直接说明要是一个月只写少过两封信就请不要打扰,感觉一切都不一样了。

到底是我变了,还是世界变了?

或许是,我已经无法用那种单纯的眼光来看待这个复杂的世界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