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会学习身心灵

为什么我会学习身心灵

再过几天2016年就要结束了,很想写一篇从接触身心灵开始到现在的过程,有点感觉像是完成一个学期的人生课题报告,而2017将是另一个学期的开始。这一篇其实写了很久,越重视的任务感觉越难完成,总是觉得不够完美,这里想再改一些,那里想再修一点的,很担心自己会一直修修改改到天荒地老!

终于赶在今年结束前完成,现在总算可以交功课了。

曾经读过一本书写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灵魂出生前计划”,而我们也参与了自己的人生策划。 坦白说知道了后我的反应就是“那我是白痴吗… 为何不为自己策划一个更完美的人生?!”

以前情绪低落时常常会问身边的人:“人活着是为了什么?” 有些人会说:“我们是来受苦的。” 另一些人说:“因为前世犯了错所以来还债的。” 也有人说:“你怎么这么悲观啊…” 最近开始明白,我们会生活在这个地球上,不是来受苦受罪,也不是为了追求什么成就,更不需要去创造什么完美的人生,而是来经历自己想经历的一切,并且知道在这个过程中自己学习到了什么。

我喜欢想像成我们每个人都为自己画了一座迷宫,这迷宫里的走道,装饰甚至每个死角都是我们自己亲手设计的,就是说我们安排了自己想要经历的旅程,想要面对的挑战,想要克服的困难。为了让这个过程增添乐趣,我们在迷宫里安插了会突然跳出来吓我们的恶魔,也在各个角落藏了可以对付恶魔的宝物,还有许许多多助我们走完整个路程的提示。

曾经有一小段时间为了得到平静,想要寻找某些答案而跟朋友上了几次教堂,也尝试过念经,但是发现自己想要的并不是依附任何宗教信仰。 之后我读了许多心灵书籍,看了一些跟心灵成长有关的视频,参加了几次团疗,虽然还不够深入,但是接触了身心灵确实对我的生活帮助很大,经历困难时不再只是往外寻找原因,我学会观察自己的想法,检视到底是哪些想法显现物质世界的那些事物。

现在的我已经减少了对这个世界的抱怨,也知道那些抱怨不会对生活有帮助,但是我始终还是个人,偶尔还是会觉得沮丧,忍不住会向宇宙抛出一些怨言“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我非得学这些?为什么那些跟我成长背景差不多的人却没有这样的问题?到底要疗愈到什么时候?怎么好了一阵子又来了根本没完没了……”这有点像是走路走到累了,会耍赖想停下来休息,这时候就会想“管你那条路是通往什么平静的殿堂还是天堂,本小姐累了!”但是庆幸的是休息够了之后我记得继续往前走。这是一条不会有毕业典礼的学习之路,现在学不会的,以后还要继续学。

有一次无意中看了杨定一博士的视频,很喜欢听他说话,有种平静的感觉。他在视频里说:“假如我们站在一个整体的角度来看,我们不是受害者也不是加害者,我们来这个世界是来学习的,就像一个游戏一样,我们是来参加游戏,同时也是个导演。游戏里我们扮演不同的角色,有时候你是受害者,他是加害者,或者有时候别人是受害者,你是加害者,我们扮演不同的角色来做个完整的学习。”

应该很多人都有经历过“我是受害者”的感觉。记得很多年前我刚换新工作的时候,常常有这种“我是受害者,我被欺负”的感觉。第一天工作的时候我的上司告诉我“我不喜欢你这个国家的人。”“你的生肖克我!”那时候的我感觉到自己不被喜欢,个性软弱的我更是放大了“我是受害者”的感觉,这样的想法让我接下来的日子更辛苦。觉得被冤枉了也不敢为自己辩解,心里有不同的想法却担心自己不被喜欢而不敢说出口。因为自卑让我常常从负面的角度去解读别人的语言,觉得别人看不起至今没为自己的人生创造出什么成就的我。现在回想起来,如果说我创造了自己的外在实相,那么不是这些事情让我产生了“我是受害者”的感觉,而是“我是受害者”的想法吸引了那些事情的发生。

那段时间面对自己无法承受的事情时就想转身逃走,可是原来无论逃到什么地方都会有同样的课题等着你,就像你玩游戏时必须完成这一关的任务才可以进入下一关,不是你想跳哪一关就可以跳哪一关。仔细想想也不无道理,这一关里也许隐藏着某样宝物,你必须过关斩将得到它然后利用它去应付下一关。如果你跳过这一关没有获得宝物,去到下一关也只会更辛苦。就好像我们总想逃避生命中的某些课题,但其实你一天未完成,那些课题始终会跟着你,你可以选择逃避,从这个故事逃到另一个故事,但最后你会发现,地点可以换,身份可以换,但是依然在同样的课题里。

“只要一个人有爱,可以原谅,一切业力就消失掉了。” ——杨定一博士

曾经我也有一些非常讨厌,无法原谅的人,我以为这个事实一辈子都不会改变。我想尽办法避开那些人,因为只要看不见就可以当一切不存在。其实那些记忆一直藏在心底没有离开过,只要一不小心按到播放键,就会像电影一样在脑海里不停地重播。直到有一天我发现这个世界没有一样东西是永久的,东西会变旧,我们的身躯会一天一天变老,生命慢慢消失,只有灵魂永恒存在。如果一切只是一场游戏,那么那些我讨厌的人只是在扮演一个角色,而这个角色是根据游戏所需而创造出来的,那么如果退去这个角色,他们还是我讨厌的人吗?还是只是一个完成这个游戏的完美灵魂。想到这里,似乎也没有什么是无法原谅的,毕竟谁会去讨厌一个虚拟游戏里的人物呢!:D

很开心看见自己摆脱一些旧的模式。我开始慢慢发掘自己所存在的这个地方的美好,我开始愿意接受原本的自己,因为当我可以接受真实的自己也代表我愿意对外敞开,愿意去接受别人不同的面貌。我会继续学习更多,虽然有时候会想偷懒,但是我会记得继续走下去。

期待2017。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