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确定了马六甲之行后就开始上网查马六甲景点,以前去马六甲时都只会去商场shopping,通常都是当天逛完就回家。

这一次决定在马六甲住三天两夜,当然得趁此机会去看看一些以前不会去的地方。

这座位于马六甲岛上的海峡清真寺由于外观看起来非常有特色,所以早已成为马六甲著名景点之一。

我们是在吃过午餐后直接开车过去,天气非常热,但是无法阻挡我想去拍摄这建筑物的一颗热忱的心。

不过也正因为这天气,大自然的光线成了拍照的优势,拍下的照片都不需要特别修饰哦!

那天我们只是在建筑物四周走走拍照,没有进入清真寺。

突然觉得每个人成长的时间点都不同,而什么时间点在什么阶段是根据个人所设计,这就是每个人都有的独一无二生命蓝图。所谓迟和早是根据自己的角度来定义。有些人在50岁时考到了驾驶执照,也许有人听了会觉得哇,这么迟才考驾照!”其实没有迟或早,只是刚刚好,50岁正是此人考驾照最合适的时间点。这跟年龄无关,也许是此人因为必须经历某些人生功课才可以去到某个阶段。也没有所谓从比较坏的阶段去到比较好的阶段,其实就只是从这一个阶段去到下一个阶段而已。

有一次跟朋友吃饭聊到他上课的同班同学里有位60岁的学生,我听了暗自在心里想:”嗯,真好,60岁依然可以学自己想学的东西。但这位友人却说:”真可怜,这么老了还要上课。我记得当时我有说了些什么来反驳他,但现在我已可以用另一个角度来诠释友人当时的想法。他只是在经历他的人生功课而已,就像我有跟他不一样的想法是因为我在经历着我所要经历的东西。

很多时候跟认识的人交谈之间,常常会发现双方会有不同的想法,有时会努力的想要对方认同自己的想法,但其实没有必要,虽然我们所有人生活在同一个地球上,所有的事物表面上看起来把我们紧紧地连接在一起,但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只是活在自己创造出来的世界里,其他人看似跟我们身处在一个世界,你,我和他看起来有交集,但其实这一切都是根据我们的选择而写下的剧本。我想像的画面是,我们都住在一个从自己延伸出去的圆圈里,这世界有多少人类就有多少圆圈,这空间有这么多的圆圈,如果你要求每个圆圈只上演同样的戏码那不就太无趣了,所以当自己跟别人有不同意见时,可以这样想……他只是在他的圆圈里演着他的角色,没有对与错。

以前上课时不太明白这一点,直到有一天出门走到捷运站的路上,看着走在我前方不远处的陌生人,我突然明白了。我正在望着那人的背影,所以这个人在我所看见的世界里。而那人背对着我,我们虽然身处在同一个空间,但是他所看见的世界里没有我。最近我开始会去观察什么样的话语会出现在我的耳边,如果听见了让人伤心难过的话,我就开始观察到底我内心里的哪些振动吸引了那些话语,我发现这是检视自己的好方法。

再从另一个例子来看。如果此时此刻我因为男朋友忘了我的生日而独自生着闷气,心里正想像着男朋友如何不重视我们之间的感情,或其他各式各样的埋怨。而其实这些都只发生在我所看到的世界里而已。而完全把我的生日忘了的男朋友所看见的又是另一个世界,他也许为了工作忙碌了整天,正想去洗个热水澡,根本想不起女朋友的生日。如果将我和男朋友设定为电视荧幕上一左一右两个画面,一个在生闷气,一个累了一天正洗着澡。这样一看那个在生闷气的自己不就像个傻瓜似的?!这么一想气也会立刻消一半吧。

我记得那时刚步入三十的我,说出了自己想去上课的想法,当时听到了一句话这么老了还要读书!”当时的我听到这句话有被刺伤,自卑心立刻把我打败。现在想起这件事就想起了一个人一个圆圈的想法。说出这句话的人,我不知道他用什么心态说出这样的话,但他的心理层面肯定也在经历着什么,听见那句话产生自卑感的我也只是在经历某项人生功课而已。

每当跟别人产生冲突时,就试着想像,一个人一个圆圈,不要因此而难过,大家只是在经历自己的人生功课而已。看似有交集的人生,加减乘除后得到的答案却未必一样。也许一转念,就是一个转机。

我最后一次认真的写封信应该是十七岁之前的事。前年的某一天我无意中在网上遇到了一位收集邮票的人,他问我是否可以寄一些新加坡的邮票给他,已经很多年不曾寄信给人的我爽快答应了,因为我很想再次体验一下那种寄些什么东西给人的感觉。虽然只是将一些邮票放入信封里寄出去,但这个过程让我想起许多以前写信和收信的回忆。

以前交过的笔友都非常有创意,有时会收到亲自设计的信封或信纸,可以看出那些都是花了许多时间和心思的。印像最深刻的是一位来自香港的笔友,因为每次收到她的来信都会很惊喜,她会将文字写在几张不同风格的信纸里,读着她的来信的同时可以欣赏那些漂亮的信纸,偶尔她还会放入一张漂亮的小卡片。我记得我们一直用这种方式写信,一直到大家开始工作,忙碌的生活减少了信件来往,我也慢慢的失去对写信的热忱,甚至在整理东西的时候将所有收集的信件清理掉,其实过后有点后悔,只是消失的东西再也找不回来了,留下的只有脑海里的回忆。偶尔会想起那位叫Yuki的香港笔友,不知道她现在过得如何…

中学时期我迷上了言情小说,曾经写过一封信给某位台湾作家,没想到她真的回信了,虽然那封信是用电脑设计和打印出来的,但我还是非常开心,是作家耶!!! 当然这封信现在也不在了。我只要清理东西时就会非常彻底,所有当时不需要的东西都会丢光,似乎觉得只要丢掉一切就可以抹去某段记忆重新开始。如果现在的我可以回去对以前的自己说一句话,我会想说”你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吗,敢把我珍贵的信都丢掉!!!!!”

现在的人因为有了电子邮件,已经没有人会愿意用那种传统的方式一笔一划的写信给人了,而且现在许多人也少了等待的耐性,有了几秒钟就可以收到email的方式,谁又愿意等几天或几个星期呢?!只有那些真正觉得手写信件有价值的人才愿意等。感觉那个时候的世界也比较单纯,现在应该很少有人敢那样直接公开自己的地址了吧。虽然还是有人喜欢用这种方式交朋友,只是已不像以前那种单纯顺其自然方式了,现在交笔友就像面试一样,要再三确认对方的背景和是否认真才开始写信,甚至看到有人设定一次必须写几张信纸,或者一个月要写几次,也有些直接说明要是一个月只写少过两封信就请不要打扰,感觉一切都不一样了。

到底是我变了,还是世界变了?

或许是,我已经无法用那种单纯的眼光来看待这个复杂的世界了。

很庆幸自己不是那种遇到事情时就歇斯底里的人。

我习惯将事情放入搅拌器里试图搅拌一阵子,看看能不能搅碎或直接在搅拌中溶化掉。

搅拌到最后才取出那些仍无法解体的片断,总觉得这样杀伤力没那么强,虽然从口中吐出来的那些片断依然伴随着因为激动而微微颤抖的声音。

我不知道这样子是好是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套面对不开心的方法,这只是一个让我比较舒服的方式。

稍微冷静下来之后就会想… 是不是内在隐藏着什么是自己一直以来想刻意逃避的问题,所以才吸引来一个人站在我面前不停地强调并指责我做错了什么,强迫我去面对问题。

我在心里指责对方滥用同情心,盲目站在看起来比较弱的那一方而不是让对方看到问题而学习成长。

后来想想,我又何尝不是这样。总想着帮助看起来比较弱的人,只是责怪那些看起来比较强势的人。

发生在我们眼前的事都是有原因的,也许这件事是为了显化我平时看不见自己的那一面吧。

这一次下午茶选在这间泰生厨房,朋友非常喜欢这里的环境,我也被旁边的柜子吸引了目光。

只是因为不想影响到睡眠所以只好舍弃最爱的咖啡。

老实说,这杯对我而言有点太酸的Honey Lemon with Chia Seed我不是很爱,但这只是个人喜好,我的两位朋友就很喜欢。

我们点了三款不同的蛋糕,一致通过最爱这个Tiramisu,味道香浓不会太甜,让人一口接一口地送入嘴里。

Mahota

Kitchener Complex, Level 3

809 French Road, Singapore 200809

 

Just few shots from my afternoon walk on weekend.

原本想写的主题是“我吃过最好吃的Cheese Cake”。

可是我突然觉得,并没有所谓的“最”。

去年我觉得自己吃到了全世界最好吃的食物,但今年再次吃这个用同样的材料,同样的烘培方式做出来的食物,感觉却不同了。

其实味道相同,也许当下的心情不同了,吃下的食物味道所带来的感觉也变了。

所以没有所谓的“最好”,因为也许下一刻会有我觉得更好的出现。

我只能去体验,去感受,去倾听所有流经我生命的事物,不去评判。

不知为什么许多同龄的孩子吃煎鱼时都平安无事,可是我吃煎鱼却常常鱼刺卡在喉咙。有好几次发生这样的事都是有人将鱼肉夹到我的白粥里而我毫不怀疑吃下去,另外几次是因为自己粗心大意吞入鱼刺。印像中每次鱼刺卡在喉咙时,就被逼要喝醋,据说这样可以软化喉咙中的鱼刺,虽然不知道这样的方法正不正确,但是至少我到现在还好好活着,这真是一件幸运的事。

有好长一段时间我都避开吃鱼,尤其提到白粥配煎鱼我立刻皱眉头。看到别人吃鱼我就会在一旁为他们担心,看到小孩吃鱼我更是屏住呼吸,深怕他们会像我小时候那样鱼刺卡在喉咙,结果人家根本比以前的我厉害,拥有一张会挑刺的嘴巴,将鱼肉丢进嘴里随意搅动个两下,不一会儿就将筛选出来的鱼刺从嘴里吐出,让我怀疑造物主是不是忘记将挑刺的系统输入我脑里。看见别人津津有味的吃着鱼时,我就会想到底鱼有什么好吃,虽然说有丰富的蛋白质,可是吃起来压力好大!

偶尔会问在吃煎鱼的人”有那么好吃吗?” 他们大多数都会这样回答”这个很好吃啊,煎得非常香呢!” 然后我就会露出不解的神情。我不否认在煎鱼的时候确实会飘出非常香的味道,可是我却觉得实际吃起来并没有那么美味。以前当厨房飘出这种香味时我就会非常期待,心想似乎是在做某样非常美味的食物,可是当看见端出一盘煎鱼时我就会非常失望,有种被味道欺骗的感觉。

直到不久之前的某一天,因为那段时间太多人在我面前吃煎鱼了,偶尔帮朋友买午餐时对方也会指定要吃鱼,让我对煎鱼的好奇心大增,突然想再试试看煎鱼的味道。于是那天午餐我买了煎鱼。打开饭盒后将煎鱼放到一边,以前留下的那些不好的记忆提醒我吃煎鱼必须小心翼翼,最好不要将鱼肉跟饭混在一起吃,因为这样可能会感觉不到鱼刺而误吞。然后,我用筷子夹起了一块鱼肉放进嘴里,小心翼翼的嚼了几下,就像美食节目的主持人试吃了指定的食物后突然双眼发光,然后感动得泪眼汪汪,说出:”嗯…好好吃哦!” 接着,不用多说,从此以后,我就开始跟煎鱼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

偶尔想到自己就这样重新喜欢上煎鱼觉得不可思议,这一切只能用“因为被鱼刺卡在喉咙的恐惧记忆被治愈了”来做结论。

Starbucks @ Segamat, Malaysia

这几年每一次回家乡都会从家人口中得知哪个角落又多了哪家店。

虽然那些新的餐厅或咖啡厅对于住在城市的人并不稀奇,但是可以跟家人一起去一间又一间的新餐厅或cafe边聊天边尝试不同的食物,那感觉还是不同的。

在新加坡,几乎所有Starbucks都是在商场里,坐在那里看到的除了其他商店就是逛街的人潮,就算选择户外的座位,看到的也是其他的高楼。但是坐在这间Starbucks里,望出去的却是一片绿色的树林,可以享受到城里里所缺少的幽静。

我觉得这样的环境真的很适合带着一本好书,点一杯咖啡,就这样边看书边喝咖啡,大概可以消磨半天。

Chocolate Tuxedo Cake

虽然我在咖啡方面没有什么专业的知识,但是跟我每日喝一杯的那些咖啡相比之下,感觉在这里喝的咖啡不够浓厚,但是蛋糕的味道确实不错,只是不好甜食的我们只点了一块蛋糕,每个人吃几口,轻松没有负担。

但是对我而言,像starbucks这样的店,除了卖咖啡和蛋糕,卖的还有其他的东西。

一个有设计感的环境加上音乐所创造出来的舒适空间。

一个让家人朋友可以聚在一起自在聊天的地方。

最近不知道为什么特别留意村上春树的书,也许这时候的我正好适合阅读他的书吧!

在人生里的每个阶段都有每个阶段适合看的书,时候到了你就会拿起看了觉得舒服的书。

如果被强迫去看某些不想看的书,或被强行夺走手上正在看的书,只会让人产生反感。

没有什么书是不对的,只是时间点的问题。

应该看什么书,只有你自己知道。

而此刻,我想阅读村上春树。

我并不是一开始就决定买旅行散文典藏套书,原本是想看村上春树睽違十年新作《你说,寮国到底有什么?》。

至于为什么会被这本书吸引了目光呢,也许是因为这一段内容简介……

“寮國到底有什麼﹖寮國只有寮國才有的東西,你的人生也只有你人生才會有的樣子。旅行雖會有疲倦、有失望,但一定也會有什麼!”

所以,我想知道村上春树的书里有什么。

______________

套书摆放在书店非常显眼的地方,所以我很快就找到了。

书店只进了一套,所以我就站在套书旁一边翻看手上的《你说,寮国到底有什么?》一边想着该不该直接买套书。

心想… 一次把八本书带回家,我会看吗?会不会看了两本就不看了?嗯… 可是我也不是每次买书都一口气看完的啊!

OK,是Timing的问题。时间到了就会看。:P

拿起手机,开始上网查看套书里每一本的简介,试图寻找非买不可的理由。

这举动似乎有些多此一举,当我试图寻找非买不可的理由时,这就是最好的理由。

把书带回家后,第一本想看的就是《如果我们的语言是威士忌》。

“如果我们的语言是威士忌,当然,就不必这么辛苦了。

我只要默默伸出酒杯,你只要接过去安静地送进喉咙里去,只要这样应该就成了。”

______________

随套书附赠一个帆布收纳袋,很喜欢那上面的一句话:

不确定为什么要去,正是出发的理由。

就像不确定为什么要看这本书,正是翻开一本书的理由。